欢迎光临!

《保加利亚知识网》正在建设中,在此恳请您的理解!谨此致意,韩裴全文

塞夫列沃市:两部小电影 【英文版】

塞夫列沃市:東方的傳統保守者

塞夫列沃市:地理、歷史、文化介紹

塞市专业摄影家明乔·托多罗夫的作品

塞市專業攝影家明喬·托多羅夫的作品

2016年

(點擊放大圖片)

一,塞夫列沃市區美景

 

塞弗列沃01

塞弗列沃02

塞弗列沃03

塞弗列沃04

塞弗列沃05

塞弗列沃06

塞弗列沃07

意迪列沃01

露珠河01

森尼克01

塞区美景01

塞区美景02

塞区美景03

塞区美景04

塞区美景05

塞区美景06

塞区美景07

塞区美景08

塞区美景09

塞区美景10

塞区美景11


塞区美景13

二,塞夫列沃市的孩子們

塞市孩子们01

塞市孩子们02

塞市孩子们03

塞市孩子们04

塞市孩子们05

塞市孩子们06

塞市孩子们07

塞夫列沃市的美女

塞市美女01

塞市美女02

塞市美女03

塞市美女06

塞市美女07

塞市美女09

 … 全文

保加利亚之美

保加利亚鸟瞰

佩纽·佩内夫 《路》

【吴艳秋、韩裴译】

пеньо-пенев-пътека

残阳染红了森林,
犹如新鲜的伤口。
剔透的银色麦浪
翻飞着沙沙作响。

倦怠的一天行将燃尽,
风卷残云——永别了!
夜幕降临,低垂
在这寂寥的素色小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每条路也都在寻觅自己的主人……
我也曾有一条钟爱的坦途。
我也曾有一条自己的轨道!

再一步——看,终点近在咫尺!
然而这条路业已走到尽头……
何事将会降临我身,无从可知。
看来我永不再踏上征程!

我已不再爱太多曾爱过的,
甚至母亲温柔的眼眸。
我曾拥有一切,而今一无所有——
幸福不再,荡然无存!

孤独——也许是最好的路,
我们这一时代什么也不持久!
最喜爱的必再不可爱,
最亲密的也变得生疏。

每个誓言都只是谎言,
每寸温柔都藏着横蛮。
但愿世上一无所有,
以便无人失其所有!

每一簇熊熊烈火终会灰飞烟灭,
也无滔滔不竭的泉水纷沓而至。
花开终有花落时,
尘归尘,土归土。

每条路总会狭窄到两人无法走,
每每喜乐孕育着悲痛,

全文

怀旧与美间的爱情之泪:《红楼梦》与保加利亚文学及文化中的怀旧、美和泪

怀旧与美间的爱情之泪

《红楼梦》与保加利亚文学及文化中的怀旧、美和泪

韩裴(保加利亚)著

吴艳秋,马绍博,韩裴译


一、如何向保语读者介绍《红楼梦》?

Tears-Thumb-01

 

初次介绍保加利亚语版的《红楼梦》其实并不容易。据我所知,这是第一部译成保语的中国古典小说(此处“中国古典小说”特指明清两代的小说)。怎样才能让保加利亚读者接受如此伟大的一部作品?应以怎样的脉络引导着保加利亚读者穿过时间的重重迷雾,感受曹雪芹笔下的那些未知的、无法亲身体验的过去?我努力让自己回溯过往,探明究竟是哪种强烈的感情驱动着我开展《红楼梦》的翻译工作。我记起有两处火花燃起了我对这部小说的热爱:怀旧与美。二者相辅相成,常常得到爱情泪珠的滋养。

怀旧是激发灵感的强有力的源泉,同样也是一种强大的驱动力,促使我们以一种深情而诗意的方式重拾往昔之美。我认为正是这种力量驱动着曹雪芹创作出了这部不朽的杰作。当我对中国人的心灵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之后才逐渐意识到,把我与中国联系起来的并不仅仅是我对中国“美之文化”及“心之文化”的倾慕,更是因为古代保加利亚人与中国人灵魂深处的共通。因此,我用第一篇关于《红楼梦》的论文来讲述这两个让我很久之前便心有感触的话题:怀旧和爱情泪珠,二者共同创造了《红楼梦》当中令人惊叹的美丽世界。

曹雪芹的《红楼梦》讲述了与对辉煌往昔的华丽记忆,既是个人记忆,也象征了整个国家的宏图,因此可以在一个类似背景当中充分展现在保加利亚读者面前。我在直觉引导之下遵从这样的感受,在保文《红楼梦》第一卷的结语中斗胆应用了一种比喻,初看也许惊人,但它能够以一种非常“保加利亚”的方式对保语读者产生吸引力:

“亲爱的读者:

不妨想象一下,在14世纪的保加利亚,也就是第二个保加利亚王朝覆灭之前的一二十年之中,出现了一位伟大的保加利亚作家,这是一位才华超越时代的天才。这位作家决定把波雅尔豪富之家[1]的庄重、辉煌以及高雅的文化留存下来,使其不朽。他努力通过一本包罗万象的书籍来达成这个目标,这部书里囊括了他想让我们永远铭记的典型保加利亚人的精神生活、保加利亚的文化艺术、生活习俗、家庭生活及语言习惯。他希望把这些全部清晰地呈现在一部小说当中,他希望以充满了诗意温柔与孝敬母国之心,藉此把他那个时代的保加利亚人的生活留存并传递下去。他希望以自己受过良好教育获得的高超鉴赏力进行精致细腻的描绘,他希望以极其丰富的辞藻书写最为优雅的语言,让这部作品成为一个民族可以留赠给子孙后代的杰作。亲爱的读者,请试想一下,在那个时代出现了这样一位作家,创作了这样一部关于保加利亚社会状况的书——它的时代、它的精神、它的信仰、它的文化,这本书囊括了保加利亚人在黄金年代创造的一切成就。试想一下,他在创作这本杰作的时候却深深认识到这个“保加利亚之梦”会在历史风云中分崩离析。那么,这位虽然名姓已不可考,但却饱受尊崇的作家就是保加利亚的曹雪芹,他的这本书,不仅是保加利亚中世纪时期诸多优秀文学作品中的冠冕,也将会成为记录第二王朝末年保加利亚人民生活状况的简明却丰富的百科全书。

讲述了中国明清时代人们生活状态的《红楼梦》就是这样的一本“巨书”——此伟大的杰作宛如一只贝壳,折射出了古代中国生活与文化的浩瀚汪洋。


 

二,怀旧:一种文化

悼紅

“怀旧和随之诞生的怀旧文学常被斥责为失于感伤、过分情绪化、通过采取遗忘而非回忆的策略来歪曲过往。怀旧是一个被滥用的词语,经常被误用于描述那些本身并非是怀旧情结的事物。”[2]

怀旧是人人皆有的一种对回归的渴望,是一种希望逃离狂乱不安的当下、寻求安全庇护的感受。本文冒昧地从一个较为特殊的意义上理解“怀旧”的概念:对生命、美与爱的短暂性的深刻体验,以及如浮士德一般渴望一个永不逝去的瞬间。这种“怀旧”观念体现在宝玉聆听黛玉吟唱《葬花吟》之时,对一个逐渐消逝的世界产生的观感。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我认为怀旧既是对回归的渴望,又是对不可避免的离别的预先体验。怀旧让这个预先体验的苦泪浸透于通幽洞微的爱。不仅是不幸福的爱情中才充满痛楚的泪水,幸福的爱情当中也有泪水——事实上,那一定是因为怀旧而带来的预感离别的泪水,因为内心已经察觉到“合者离之始”。因此,由于其崇高的敏感,红尘中的爱情总与眼泪相伴。“‘爱与怀旧不可分离……在爱与怀旧之中,都有失去的波浪围绕着现实的漩涡涌动’。这就说明,陷入怀旧与坠入爱河的情形是相似的”[3]。这也是本文为何把《红楼梦》中的“怀旧”和“泪珠与爱”同日而论的原因。

作为文学文化的一种力量,怀旧向文学艺术中注入了结晶、升华和转化的状态。这是一个深广的话题,本文无法进行充分讨论。不过,通过简单介绍,我想把曹雪芹这部伟大作品放在怀旧的背景之下进行考察,并从保加利亚的文学作品中发掘出一些具备同样艺术力量的例子。

最优秀的抒情文学作品都离不开对短暂无常之感的抒发。事实上,抒情文学不仅仅限于诗体,它是一切文学的先祖。与怀旧密不可分的抒情,构成了一切文学杰作的核心:

 

“衡之实际,一切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乃为作者心灵的发表,其本质上是抒情的。”[4]

 

我甚至可以说,无论散文或是诗歌,任何抒情诗意作品当中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怀旧之情。这是人性中的深刻之物,是一种可贵的感性——感受时间之翅掠过额头,倾听心弦之震颤,直到不可预知但无法逃脱的死亡降临。这不仅对个人的生活与感受的层面上是如此,用林语堂的话来说,对一个民族也是如此:

 … 全文

保加利亚文学:《一对美眸》

две-хубави-очи 《一對美眸》

 

佩瑤·雅沃洛夫著(吳豔秋、韓裴譯)
 
一對美眸。孩童的心靈。
一對美眸。光芒和樂聲。
他們無慾無求,他們不曾許願。
我的靈魂在祈禱,
孩子!
我的靈魂在祈禱……
 
情慾和悲痛,
罪惡和羞恥的面紗,
明天會遮蔽這對美眸。
罪惡和羞恥的面紗,
永不會遮蔽這對美眸,
因情慾和悲痛。
 
我的靈魂在祈禱,
孩子!
我的靈魂在祈禱……
他們無慾無求,也不曾許願……
一對美眸。光芒和樂聲。
一對美眸。孩童的心靈。
Пейо Яворов «Две хубави очи» (превод на китайски от У Йенциу и Петко Хинов)全文

保加利亚汉学家韩裴:理想就是翻译更多中国作品

香山,曹雪芹故居,7月14日

《中国文化报》,2015年8月3日,第四页

本报记者  程  佳

 

最近,保加利亚汉学家韩裴来到了中国。这一次,他是来参加由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主办的2015“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此前,韩裴因为翻译《红楼梦》而获得了保加利亚文化部对文化贡献最高者颁发的年度奖项——赫里斯托·丹诺夫奖。

   “我和中国注定有缘”

43岁的韩裴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谈到与中国的缘分时,他平静、温和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语调也变得格外轻快。“我和中国注定有缘。我从小喜欢创造各种奇特的符号,曾经把保加利亚语36个字母换了一种写法。后来发现,我创造的这些符号与汉字特别相似,可当时我还没见过汉字,这真的非常神奇。”韩裴开心地说道。

 

韩裴说,是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让他爱上了中国和中国文化。“中国武术动作很有艺术美感,电影配乐《牧羊曲》的旋律真是优美动人,这之后,我开始自学中文。汉字的字形和音律都太美了。”韩裴说,当时保加利亚大学并没有专业中文课程,只能托人购买中文教科书在家自学。

 

后来,母亲发现了他的爱好,问他是否想学中文。恰逢保加利亚索菲亚大学于1991年开设中文系,为了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文化,韩裴选择就读中文系。中文系的第一批学生共招收5个人,韩裴就是其中之一。

 

大学期间,韩裴如痴如醉地学习中国文学。阅读大量中国古典文学、现当代文学作品后,他对中国人的生活智慧与人生态度产生了敬佩之情,对文学作品中所抒发的情感产生了共鸣。韩裴回忆道:“大学时读中文版巴金的《家》,一口气读到夜里3点,书中主人公的不幸遭遇和悲惨命运深深打动了我。我还读了俄语版的路遥的《人生》,它让我开始对社会有了新的认识,并促使我思考自己的人生。当时,我所写的有关《人生》的评论文章还受到了老师的鼓励。”

 

   每天用十小时译红楼

 

韩裴说,他尤其喜欢中国古典文学,这可能因为自己是比较怀旧的人。“一开始读《红楼梦》,我就被它吸引了。我觉得曹雪芹的语言非常美,非常诗意。即使是落魄场面,他也可以用优美的语言描绘出来。”

 

通过更深入地研究《红楼梦》,他继而又为主人公贾宝玉的人文情怀所打动。“他平等待人、尊重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生活,在其身上闪耀着人文主义的气质。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部作品介绍给保加利亚人。”

 

2011年,韩裴在广东佛山做英语老师时,开始利用业余时间翻译《红楼梦》。2013年回国后,他把全部精力和时间用于翻译,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为了更加准确地翻译《红楼梦》,韩裴从中国带回近千本中文书籍,研究学习庞杂的背景知识。有趣的是,他还对比了“87版”和新版《红楼梦》电视剧。韩裴说:“翻译《红楼梦》必须讲究文字的高雅,必须保持高水准,明确区分各个人物的语言风格。《红楼梦》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我希望译作能成为人们研究中国文化的工具。”

 

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在翻译书中的药方时,韩裴通过对比英语、俄语翻译以确保准确性。而翻译古诗词时,他则研究大量保加利亚古典诗词,通过融入保加利亚民族语言特色,保留古典诗词原有的美感。记者了解到,韩裴翻译的保加利亚语《红楼梦》(第一册)的注解有400多个。韩裴解释说,在页面下方加入详细注释是为了方便读者更好地理解诗词、隐喻。他希望读者不仅能了解故事内容,还能欣赏中国文化的美。

 

韩裴计划中的保加利亚语版《红楼梦》共四册,每册三十回。此外,他还计划写作第五册,该册是他对《红楼梦》的认识和理解,将详细讲解隐喻、谐音、建筑纹样、器皿样式等一系列内容,深入解读《红楼梦》中的中国文化。“对于《红楼梦》人名的翻译,我采用了音译的方法。可是,在中国文化的语境当中,每个人物的名字都有其特殊含义,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些解释给读者。”

 

这次来华研修期间,韩裴参加了“中国—保加利亚红学学者交流会”。他非常兴奋地说:“我学到了很多新知识,认识了一些著名的红学家,并且得到他们的支持,让我感受到我不再是孤军奋战。我想进一步学习,增进对《红楼梦》的了解,扩大红学知识面。”

 

   让更多的保加利亚人了解中国

 

韩裴说,他就是一名普通的译者,理想就是翻译更多的中国作品,进一步推广中国文化。至今,韩裴已经完成了《三十六计》、《围炉夜话》、《生死疲劳》和《红楼梦》第一册(第一回至第三十回)的翻译,所有翻译作品均参照中文原版。其中,《围炉夜话》是欧洲首版。《生死疲劳》是第一个按照中文原文翻译的版本。他认为,必须参考中文原版作品,英文版经过了译者的再创造,据此翻译和原作的隔阂会更深。目前,韩裴正在翻译林语堂的《吾国与吾民》、石玉昆的《七侠五义》、刘向的《古列女传》和《诗经》,未来还计划翻译《陶渊明选集》、《李清照选集》等。

 

韩裴告诉记者,他正在写一本书,记录他与中国的故事。这本书从1988年开始讲起,重点记叙2010年至2013年他在中国的经历,书中的文章体裁有小说、散文、诗歌。目前,他已经在网上发表了部分内容,据说保加利亚网友很喜欢。工作之余,韩裴还翻译一些中国歌曲,比如,他将自己翻译的阿桑演唱的《寂寞在唱歌》放在了网上,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关注。总之,“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保加利亚人了解中国,热爱中国。”韩裴说。

全文

如何变成“英国人”——也谈我的“回归童年”英语学习法

vocab

(c) 2015,韩裴(著),吴艳秋(中文翻译)

编者按:我是土生土长的保加利亚人,母语是保加利亚语。保加利亚语和英语并非源于一种语言体系,就像我和大多数中国学生说着中式英语一样,我说的则是保式英语。但想成为一个”英国人”,首先是要讲得一口地道的英式口语,写得一手典雅的英文文章。下面的文章就是我如何用”回归童年”的学习方法蜕变成一个”英国人”的。


我曾经一直渴望了解英语,但当我1991年从英语住宿学校毕业之后,我对英语疏于精进,也并未意识到英语是需要不断提高的。而后的十年甚至更久,我只是偶尔用英语通信,抑或读各种各样的文章和书籍,并没有试图将其不断完善或者运用的炉火纯青。同时我也忽略了我的发音问题(自孩提时代起,我对此并无有意识地纠正过)。

三年前我在想,我真的需要改变我在语言方面的惯常思维,浸染在英语的氛围中并使之能够成为我的第一语言,甚至是母语,盖过我潜意识的语言思维,成为首要用语。但这怎么可能呢?

我决定采取最自然也是最简单可行的办法,即:回归童年。我是如何掌握第一门语言的呢 ?通过听(不是通过阅读)。所以,要从听开始。我开始收集大量的英文有声小说。我的想法很简单:我猜想孩子在面对全然不懂的语言时,头脑是如何运转的;追忆往昔–我曾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孩子,很容易对单词、或词与词之间的联系有印象,并且保留了许多这种实例的记忆,加以认真地探究。于是我发现,每当我听到一个新单词时,就像遇见一个新人–初次见面时,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但也不会由于互相还不熟识而变得局促。和单词打交道,就像和真人打交道一样,它们时而迷人时而不那么有吸引力;有时候能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有的时候又不能;但当我们第一次遇到一个人时,我们终生都会记住他的容貌(至少我是这样的)。所以这就是我们掌握单词的办法。首先,我们相遇,简单对面容有大致的了解。之后,就像平日生活中那样,我们可能分别或长或短一段时间,抑或继续每天谋面。我们经常忽略如何精准地使用单词,因为我们日常面对的时候坚信我们认识它,但事实上我们可能大错特错了。想要真正认识一个人首先就要爱他。同理,当我们只是对单词一掠而过,它们留下的的零散印象就像我们熟悉的陌生人一样。语言的科学叫做”philology”,字面意义上,简言之就是对语言的爱。

另一个关于孩子如何开拓并征服生词的特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联想和对意义空缺的填补,逐渐同甩开通常伴随单词强迫的精神焦虑一起,进入到学生的头脑里。打个比方,虽然孩子的头脑能够更多更快地记住单词,(中等或者更好,一种阶梯式的进步)作为学生应该和孩子做一样的事情:他(她)应该去用单纯的头脑只听发音,以便把单词印在头脑中;当一个不熟悉的单词出现时,它总是和上下文联系在一起,并且依赖于其它单词。实际上,这种从属关系源于语法,这是一个人思考和表达想法的准则,虽然这种想法,我相信,深藏在人们的心中(不只是头脑中),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这样的话,一个新朋友(单词)总是借由一些和我们或多或少熟稔的朋友来介绍自己。对于单词我们总是介于熟悉和陌生中间。当一个好奇的孩子和陌生人相处会怎么样呢?这个孩子会去问他认识的人,关于那些他不认识的人的问题。这同样也会发生在我们的头脑里,尽管是无意识的:我们因为知识,所以要和老朋友搞好关系,而这些老朋友关系到我们的新朋友,(它们有时候是很棘手的生词)。我们应当在学习生词的时候抱有积极的态度,犹如我们对一个陌生人发挥本能的善意一样。对于渴望了解许多人性特征的人来说,必须同这些他想详加了解的人多见面。对于单词来说,我们会在阅读中遇到它。因为我们并不会随意从街上拉过一个人做朋友,所以我们对于赖以生存的字词世界必须也十分谨慎。在生活中,有许多邪恶的东西阻止我们的思想更上一层楼,它们会使思想堕落向庸俗和粗鄙的深渊。在单词中,我们应当寻找”高贵的”词,并且和它们做好朋友,这样才能效仿字词中文雅、高贵的特质,以提高我们的思想水平、言谈举止和文笔造诣。妙语连珠永远不会对粗鄙拙劣抛出橄榄枝,语言的唯美总是崇高典雅的。

现在回到童年时代:孩子在听,通过纯粹地模仿他所听到的来获取表达思想的能力,尽管语言上的开拓是伴随视觉观察一同发生的;小孩子说的第一句话总是能关联到他所看到的记忆。当一个孩子想象”云朵”时,通常是故乡的云,大团的云盘踞在父母的房子上空,慈爱的笼罩着一切,这些才是他们头脑里的所思所想。

但是,对于一个成年人效法学习时,事情就不会如此简明了。我们的眼界会被已有的阅历所限,但这不是重点,因为我们仍具备把头脑中已知和未知的部分关联起来的能力–在头脑中通过我们已经认识的单词介绍映入眼帘的生词(通过上下文)。所以我想,如果我听的时间够长,并且所听的有声书足够优质的话,那么终有一天我的头脑将会娴熟地适应英语,这样我就可以用英语的方式去思考(这是真实发生的,神的恩赐,现在我的思维和表达是完全英式的,而非一丁点保加利亚式的了)。我的思维模式会按照我听到的英语模式改变,不久之后它将会作为我自己的思考方式留存在大脑里。这是我一直渴求的语言方面的深层收获。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我是从听大卫·科波菲尔的戏剧开始的。很多的伦敦音,那个时候是不可能听懂的。我的一个学生在同样的问题上有更大的困难:她不能放任”我听不懂”的想法,这样她就会不愿意听下去。我告诉她:”想象你就是一个孩子。小孩子总是在听,但只能理解一部分’大人’的话”。他可能会问或者只是在听。所以,和孩子一样去做:只用童心和单纯的头脑去听。试图记住你听到的,尽管可能根本听不懂。如果你现在不能捕捉到单词或者短语,那么下次你就可以做到了。现在你需要的仅仅是敞开心扉聆听,并且加以捕捉,至少是发音。技能将会获得提升。你要耐心,像一个孩子一样,永远不要急功近利。孩子在学习的时候,不会刻意’组织单词’、做’词汇表’,孩子永远不在乎是否’全都知道’,他们只是用思想做记录,记住单词然后对它有印象。试着去记住发音,效果自然会出现。”

语言课程通常在”求知”上施加压力,这往往使学生无力;他们仓皇的忙于”求知”,应试,证明所学。学生用自己的头脑汲取知识,直到疲惫不堪,但仍感觉自己并没有很大的进步。或者,如果他(她)的自信源于才智(通常这是实际情况),他(她)确实会做的非常好,擅长阅读、听说(就像我当年一样),忽视了语言的基础,忘掉在语言”求知”上的追求,但拥有更深远的益处。掌握一门语言的过程不会很快,但相对会很自然。事实上,拥有孩童般的天真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所以,我试着将这种方法渗透给我的学生,我想她会明白。和学生一样,人们的学习能力各不相同。如果一个孩子比其他孩子学得慢是没错的。这在实际中也教会了我爱我所有的学生,就像一个母亲爱她所有的孩子那样,从不会觉得他们很笨。没有人是愚蠢的。我们都拥有造物者所赐予的不同的礼物,他爱我们,希望我们将这种馈赠物尽其用,所以一个好妈妈会在她的孩子们踉跄着掌握和运用语言的时候鼓励他们。

“占据”英语的过程中我竭尽全力。凑巧的是,我患有轻度失眠(我满心都是工作,无力睡眠),我听了成千上万页的经典英文散文(查尔斯·狄更斯,勃朗特姐妹,简·奥斯汀的作品等等),在听的中途我会偶尔小憩,然后仅仅从优雅的散文洪流中抽出身来,清醒几个小时,继而错愕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在这三年夜以继日的聆听后,终于见效了。我决定做一个测试,开始”写小说”,从草拟开始–这个想法的雏形盘旋在我的头脑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个有善良的人莫名生存在一个蛮夷残暴的”后人类时代”的末世。我将它起名为《晨曦是白天的终结》并执笔写作。让我最惊讶的事发生了。词汇,短语,比喻,甚至文风,那些我迄今为止反复阅读思考的:这一切好似倾盆大雨向我扑面而来,我惊讶的是,那些我从来认为是未知的知识,是如何封存在我的大脑里的。现在我只需要通过英语释义词典来确认词汇精准的含义就够了。这是必然的,但只是思想形成的产物。这是一个非本土英国人所不可避免的问题。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这样更好,因为我们总会铭记”活到老,学到老”的必要性。英国本土人很少会比我们–这些非天生的,但是胜于英国本土人,更在意英语。

学习有道门槛,跨越过去之后,思想会变得更稳定,更顺从我们内心迸射出的意念的指引。这不是一种全新的自信,(正相反,这是腼腆),这是我们内心的扬帆起航–在长期约束中,港湾由于太久的停滞已经开始变得肮脏发皱。我用孩子般不经心的耳朵听有声读物,英式思维的风鼓起了我头脑中的那张帆。不需要死记硬背单词,也不需要象小学生那样周而复始的抄写,更不需要不停地遣词造句抑或疯狂地使用短语。仅仅是用孩童般信步的方式穿过曼妙的英语散文森林,这样就可以创造奇迹。

综上所述,这就是我如何学习英语的(并且我仍然不断使自己更加”英国化”)。这就是学习外语的”孩童方法”。而且我确定,我并非发明这种方法的鼻祖。… 全文

《侨民的春天》:一本混合了惊悚小说、怪诞主义小说和乌托邦类小说特色的政治惊险小说


калин-илиев

卡林·伊利耶夫:1956年生于加布罗沃。保加利亚当代著名作家、剧作家、撰稿人。

作品及成就:

 

  • 长篇小说:《最后的邮差》(2006),《侨民的春天》(2013
  • 20余部话剧,正在翻译成几乎所有的欧洲语言,包括俄语和乌克兰语。即将译成汉语。
  • 在保加利亚主要杂志发表30余篇文章,话剧在保加利亚主要剧院及电视节目中多次上演。
  • 此外,在全球十多个国家出版20多篇作品及话剧排演。
  • 在保加利亚权威刊物上发表众多文章。
  • 获得保加利亚国内及国际上的诸多文学奖项。
  • 是法国作家联盟(SACD)的成员。

其文化方案

 

欧洲多艺方案《侨民的春天》奠基于保加利亚作家#卡林·伊利耶夫#的同名长篇小说。同时,卡林·… 全文

热烈祝贺《红楼梦》在保加利亚出版发行

热烈祝贺《红楼梦》在保加利亚出版发行

(中国驻保加利亚大使馆文化参赞 尹亚利)

尹亚利不久前,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第一卷保加利亚文版由保加利亚东西方出版社出版。这是中保文化交流的又一新的成果,我对此感到十分高兴。

《红楼梦》是中国最著名的四大名著之一,这部书在中国可以说是人人皆知,家喻户晓。这部作于200多年前的清朝时期的小说是中国古典文学宝库中最伟大的代表作品。

《红 楼梦》之所以伟大,首先是因为它具有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红楼梦》通过四大家族兴衰的历史表现了中国封建社会盛极而衰的历史演变,反应了中国封建社会的 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基本内容,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正如新中国的创始者毛泽东所说:“《红楼梦》不仅要当做小说看,而且要当做 历史看。他写的是很细致的、很精细的社会历史。”

《红楼梦》的伟大还在于其高超的艺术表现力。《红楼梦》用通俗易懂而又典雅独特的语言,通过自然淳朴的细节描写,塑造出了众多的人物形象。每个形象都是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特征,成为不朽的艺术典型。

《红 楼梦》是中国文化宝库中的奇葩。从18世纪末《红楼梦》诞生之日起,在中国便有着无数的读者。两百多年来,该书有着众多的版本,曾有无数文学家尝试续写 《红楼梦》,但是无一能够达到原书的水平。《红楼梦》研究已经成为一门独特的学科“红学”。该书在中国国内的发行量达到千万,并且有藏、蒙、维吾尔、哈萨 克、朝鲜等多种文字的译本。

《红楼梦》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国际上有极为重要的影响。早在1910年出版的《英国百科全书》中 称“《红楼梦》是一部非常高级的作品,它的情节复杂而富有独创性。”2014年,英媒《每日电讯报》发布“史上十佳亚洲小说”排行榜,《红楼梦》位列第 一。在国际上早已有了英、法、德、西、俄、日、韩等20多种语言的全译本或节译本,现在又增加了保加利亚语译本,使得保加利亚的普通读者可以通过本民族语 言读到这部来自中国的伟大不朽名著,这确实可喜可贺。

《红楼梦》保语版的译者韩裴先生是年轻的汉学家。他具有很高的汉语水平,对中国古典文 化也有较深的研究,曾经出版过《三十六计》、《围炉夜话》(王永彬著)、《生死疲劳》(莫言著)等书。历经三年之久,他花费巨大精力、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将 《红楼梦》这部中国古典文学的顶峰之作的第一卷翻译出版。我对他表示衷心的祝贺。东西方出版社多年来一直从事将东方尤其是中国的文化介绍给保加利亚读者的 工作,出版了大量介绍中国文化的书籍。此次《红楼梦》的出版是其最新成就。作为中国大使馆负责文化事务的官员,我对出版社为促进保加利亚民众对中国文化的 了解所发挥的作用表示衷心的感谢。

目前,保文版《红楼梦》还仅仅出版了第一卷,还只是全书的四分之一内容。译者和出版社正在为继续出版这部巨著不懈努力着。相信在保加利亚读者的支持下,在译者和出版社的努力下,《红楼梦》全书将会成功在保加利亚出版发行。…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