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翻译

佩纽·佩内夫 《路》

【吴艳秋、韩裴译】

пеньо-пенев-пътека

残阳染红了森林,
犹如新鲜的伤口。
剔透的银色麦浪
翻飞着沙沙作响。

倦怠的一天行将燃尽,
风卷残云——永别了!
夜幕降临,低垂
在这寂寥的素色小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每条路也都在寻觅自己的主人……
我也曾有一条钟爱的坦途。
我也曾有一条自己的轨道!

再一步——看,终点近在咫尺!
然而这条路业已走到尽头……
何事将会降临我身,无从可知。
看来我永不再踏上征程! 继续读

怀旧与美间的爱情之泪:《红楼梦》与保加利亚文学及文化中的怀旧、美和泪

怀旧与美间的爱情之泪

《红楼梦》与保加利亚文学及文化中的怀旧、美和泪

韩裴(保加利亚)著

吴艳秋,马绍博,韩裴译

一、如何向保语读者介绍《红楼梦》?

Tears-Thumb-01

初次介绍保加利亚语版的《红楼梦》其实并不容易。据我所知,这是第一部译成保语的中国古典小说(此处“中国古典小说”特指明清两代的小说)。怎样才能让保加利亚读者接受如此伟大的一部作品?应以怎样的脉络引导着保加利亚读者穿过时间的重重迷雾,感受曹雪芹笔下的那些未知的、无法亲身体验的过去?我努力让自己回溯过往,探明究竟是哪种强烈的感情驱动着我开展《红楼梦》的翻译工作。我记起有两处火花燃起了我对这部小说的热爱:怀旧与美。二者相辅相成,常常得到爱情泪珠的滋养。 继续读

保加利亚文学:《一对美眸》

две-хубави-очи 《一對美眸》

佩瑤·雅沃洛夫著(吳豔秋、韓裴譯)   一對美眸。孩童的心靈。 一對美眸。光芒和樂聲。 他們無慾無求,他們不曾許願。 我的靈魂在祈禱, 孩子! 我的靈魂在祈禱……   情慾和悲痛, 罪惡和羞恥的面紗, 明天會遮蔽這對美眸。 罪惡和羞恥的面紗, 永不會遮蔽這對美眸, 因情慾和悲痛。   我的靈魂在祈禱, 孩子! 我的靈魂在祈禱……

他們無慾無求,也不曾許願…… 继续读

保加利亚汉学家韩裴:理想就是翻译更多中国作品

《中国文化报》,2015年8月3日,第四页

本报记者  程  佳

最近,保加利亚汉学家韩裴来到了中国。这一次,他是来参加由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主办的2015“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此前,韩裴因为翻译《红楼梦》而获得了保加利亚文化部对文化贡献最高者颁发的年度奖项——赫里斯托·丹诺夫奖。

   “我和中国注定有缘”

43岁的韩裴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谈到与中国的缘分时,他平静、温和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语调也变得格外轻快。“我和中国注定有缘。我从小喜欢创造各种奇特的符号,曾经把保加利亚语36个字母换了一种写法。后来发现,我创造的这些符号与汉字特别相似,可当时我还没见过汉字,这真的非常神奇。”韩裴开心地说道。 继续读

《侨民的春天》:一本混合了惊悚小说、怪诞主义小说和乌托邦类小说特色的政治惊险小说

калин-илиев

卡林·伊利耶夫:1956年生于加布罗沃。保加利亚当代著名作家、剧作家、撰稿人。

作品及成就:

  • 长篇小说:《最后的邮差》(2006),《侨民的春天》(2013
  • 20余部话剧,正在翻译成几乎所有的欧洲语言,包括俄语和乌克兰语。即将译成汉语。
  • 在保加利亚主要杂志发表30余篇文章,话剧在保加利亚主要剧院及电视节目中多次上演。
  • 此外,在全球十多个国家出版20多篇作品及话剧排演。
  • 在保加利亚权威刊物上发表众多文章。
  • 获得保加利亚国内及国际上的诸多文学奖项。
  • 是法国作家联盟(SACD)的成员。

其文化方案

欧洲多艺方案《侨民的春天》奠基于保加利亚作家#卡林·伊利耶夫#的同名长篇小说。同时,卡林·伊利耶夫,通过其外公血缘关系与俄罗斯和乌克兰, 而与法国有精神缘分:他是SACD,即法国作家联盟#成员#

同时,卡林·伊利耶夫通过其移民的外公,也与俄罗斯和乌克兰有了血缘联系,而与法国也有着精神缘分:SACD成员,即法国作家联盟成员。 继续读

热烈祝贺《红楼梦》在保加利亚出版发行

热烈祝贺《红楼梦》在保加利亚出版发行

(中国驻保加利亚大使馆文化参赞 尹亚利)

尹亚利不久前,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第一卷保加利亚文版由保加利亚东西方出版社出版。这是中保文化交流的又一新的成果,我对此感到十分高兴。

《红楼梦》是中国最著名的四大名著之一,这部书在中国可以说是人人皆知,家喻户晓。这部作于200多年前的清朝时期的小说是中国古典文学宝库中最伟大的代表作品。

《红 楼梦》之所以伟大,首先是因为它具有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红楼梦》通过四大家族兴衰的历史表现了中国封建社会盛极而衰的历史演变,反应了中国封建社会的 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基本内容,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正如新中国的创始者毛泽东所说:“《红楼梦》不仅要当做小说看,而且要当做 历史看。他写的是很细致的、很精细的社会历史。” 继续读